樱桃下载app连接

   陈意浓哪里会相信他没事儿,他脸色这么难看,哪里像是没事儿的。<a href="<a href=&quet="_bnk"> target="_bnk"></a>

   陈意浓欲言又止,还想问什么。

   但是,沈西凉已经率先开口了。

   他说:“上课吧。”

   这句话,拒绝沟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 陈意浓抿了抿嘴唇,没再说什么。

   这种时候再问,沈西凉应该会更不高兴。

   吃了药,贴了暖宝宝,又被顾褐喂了那么多热水,陆忆歆的精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。

   下午上课的时候,她精神了不少,做题的效率都提升了。

   ——

   一个下午结束,六点钟放学的时候,顾褐又过来了。

   他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杯红枣姜茶。

   花一样的韶华海滩边靓丽写真

   顾褐背着书包,手里拎着姜茶,大喇喇地走进了实验班的教室。

   他停在了陆忆歆的面前,把手里的姜茶递给她,“喝这个试试,据说暖宫。”

   陆忆歆噗了一声,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   顾褐摸了摸鼻尖,“我特意学的,你以为妹子那么好泡的啊~”

   “你懂得还挺多。”陆忆歆哼了一声,“说吧,追了多少妹子得到的经验?”

   “我怎么觉得你吃醋了呢?”顾褐拿出吸管插进封口,把姜茶送到了陆忆歆的嘴边,“来,尝尝。”

   “我自己来吧。”陆忆歆觉得,他们又不是真的情侣,这么做有点儿不太合适。

   陆忆歆正打算自己动手喝,突然用余光瞥见了沈西凉搂住了陈意浓。

   好像是陈意浓摔倒了,沈西凉扶住了她。

   陆忆歆内心一阵冷笑,之后直接低头咬住了吸管。

   她刚喝了一口,就听到顾褐迫不及待地问:“好喝不?”

   “嗯,好喝。”陆忆歆点了点头。

   “你俩差不多得了啊。”陆鸿嘉看着他们两个人在这儿缠缠绵绵的,忍不住出声吐槽,“行了行了,饿死了,赶紧回家。”

   “走吧。”顾褐直接替陆忆歆拎起了书包。

   陆忆歆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 “不行,你好好歇着,我来。”顾褐挑眉,“我力气大。”

   陆忆歆:“……”

   行吧,免费劳动力,不用白不用。

   陆忆歆、顾褐、陆鸿嘉还有李佳佳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教室。

   顾褐虽然不在他们班,但是这段时间,跟他们三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同班同学待在一起的时间都多。

   ——

   转眼间又过了半个月。

   一月底,江大附中迎来了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。

   考试之前各科老师已经打过预防针,说今年期末考试的试卷会特别难。

   大家虽然都做好心理准备了,

   但是题目的难度还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。

   陆忆歆的数学成绩本来就不算太好,偏偏这次期末考试数学试卷是最难的,

   好几道题,她都没有思路。

   陆忆歆考试之前还是挺有信心的,毕竟这段时间她学习挺认真,数学进步也挺大的。

   这次考试的题目,真是一下子把她打回原形了。

   她现在的水平,做这种魔鬼试卷,还是比不来陆鸿嘉和沈西凉。

   陆忆歆前几次考试数学成绩是一百四左右,这成绩在实验班算不上多么突出。

   实验班大部分的人数学成绩都在一百三以上,差一两分满分的人多的是,有时候还会有好几个考满分的人。

   ——

   陆忆歆完全被这次的数学题打击得懵了。

   考完试之后的一天,她自己窝在房间里,一整天都没出来。

   陆彦廷和蓝溪看到这个情况,都很担心。

   但是,又不知道该怎么劝。

   其实陆忆歆的心理素质在同龄人里算好的,她这一次应该是真的受到了打击才会这样。

   她前段时间学习有多认真,他们都看在眼底。

   今天正好是周日,陆彦廷和蓝溪都没有去上班,也没应酬。

   两个人坐在楼下,神色都有些严肃。

   最后陆彦廷坐不住了,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   “先不要,让她安静一会儿吧。”蓝溪拽住了陆彦廷的胳膊。

   虽然她也很担心陆忆歆,但是她也知道,这种时候上去并不能真正安慰到她。

   有些事情,真的只能自己想清楚,旁人再怎么规劝都没有用。

   “我怕她承受不住。”道理都懂,但陆彦廷还是有些担心。

   蓝溪往楼上看了一眼,“不会的,她是我们的女儿,不会这么脆弱。”

   蓝溪和陆彦廷正聊着,外面突然响起了门铃声。

   陆彦廷挨着门比较近,于是他率先起身,打开了家门。

   看到站在门口的男生时,陆彦廷便问:“找鸿嘉的?”

   “陆叔好,我是顾褐,我找小的。”

   顾褐一点儿都不认生,亲切地喊着陆彦廷,完全没怯场。

   顾褐这个名字,陆彦廷之前已经听说过了。

   听到他自我介绍之后,陆彦廷点了点头,然后让他进来了。

   顾褐进来之后又看到了蓝溪。

   一看到蓝溪,顾褐就能看出来她绝对是陆忆歆的妈妈。

   这两个人,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   “你就是顾褐吗?”蓝溪笑着看向了顾褐,“你好,经常听鸿嘉和小提起你。”

   “真的吗?”顾褐有些惊喜,笑得灿烂又阳光,“没想到小还会提我。”

   顾褐进来之后,陆彦廷也在观察他。

   &

   nbsp; 嗯,看着确实还不错。

   至少阳光开朗,比沈西凉那个闷葫芦强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   顾褐四处看了看,问道:“不在吗?”

   “她在楼上。”蓝溪说,“考试出了一点问题,她今天心情不太好。”

   顾褐一听蓝溪这么说,马上道:“那我上去看看吧。”

   蓝溪想了想,这种时候让顾褐上去,应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

   他们是同龄人,沟通起来没有代沟。

   再加上顾褐性格这么好,蓝溪觉得,他应该可以开导开导陆忆歆。

   所以,蓝溪同意了。

   她说:“她房间是楼上左手边第二间,卧室门上贴着,很容易找。”

   “好的,谢谢伯母,我上去看看。”顾褐很有礼貌地和蓝溪道谢。

   他正打算走的时候,陆彦廷叫住了他:“等等。”

   “怎么了?”蓝溪见陆彦廷脸色不好,下意识地开口问了一句。

   陆彦廷咳了一声,“孤男寡女的——”

   “陆叔您放心,我就是上去跟她聊几句,不会做什么的。”顾褐聪明得很,几句话就把事儿解释清楚了。

   他很坦荡,也不遮遮掩掩的,这态度倒是让陆彦廷十分满意。

   “顾褐你上去吧,没关系的。”蓝溪朝顾褐笑了笑。

   蓝溪这一笑,顾褐更觉得她们母女两个人像了。

   他和蓝溪道了一句谢,然后就上楼了。

   正如蓝溪所说,陆忆歆的房间很好找。

   她的房门上挂着,还贴着一张她和陆鸿嘉小时候的照片。

   下面有拍摄日期,算一算,她那会儿是两岁。

   真够可爱的。

   顾褐抬起手来戳了戳照片上陆忆歆的脸蛋儿,这才敲门。

   陆忆歆听到敲门声之后,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“进来”。

   一听她的声音,顾褐就知道不对劲儿。

   他拧动门把走进去,看到了趴在床上的陆忆歆。

   她背对着他,看背影就觉得她闷闷不乐。

   顾褐走到床边,弯腰拍了一把陆忆歆的肩膀。

   “宝贝儿,起来了。”陆忆歆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马上爬了起来。

   回身看到顾褐,陆忆歆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   好半天都没说出来一句话。

   顾褐看到陆忆歆惊讶的表情,笑着问:“看到我这么惊讶的么?”

   “你……怎么过来了?”陆忆歆问,“我爸没把你撵出去吗?”

   陆彦廷那个暴脾气,竟然会让他单独上楼来找她?

   “为什么撵?我看着你爸挺喜欢我的。”顾褐摸着下巴,笑嘻嘻地说:“说不定都认准我当他女婿了呢。”

   陆忆歆:“……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隐婚秘恋:陆少娇妻太嚣张》,“ ”看,聊人生,寻知己~